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当前位置: > 韦德官网下载地址 >

日本人口连续十一年下降 劳动力占比跌破60%_1

2022-08-25 19:49字体:
分享到:
html模版日本人口连续十一年下降 劳动力占比跌破60%

[ 当前在日本,养老金领取的年龄原则上为65岁。每推迟1个月,金额每月可增加0.7%。若从75岁开始领取,相比65岁开始则每月增加84%。对于早于65岁就开始领取的人,减额率则从每月0.5%缩小至0.4%。如果从60岁开始领取,与65岁开始相比则减额24%。 ]

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人口再创新低。

日本内阁府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日本人口较2020年下滑64.4万,降至1.25亿。由此,日本人口已连续11年下滑。同时,2021年的下滑幅度为1950年有纪录以来的最大幅度下滑。

日媒表示,疫情是导致日本人口大幅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疫情放大了日本“高龄少子化”的窘境,使得当前的岸田政府不得不直视劳动力僵局可能对日本经济带来的深远影响。

东京人口26年来首次减少

具体数据显示,死亡数超过出生数的“自然减少”为60.9万人。日本本国国民总数为1.23亿人;2021年的出生人口为83.1万人,但这一数字远赶不上当年的144万的死亡人口。同时,出境者超过入境者的“社会减少”为3.5万人。2021年,居住在日本的外国公民人数降至272.2万人。

就年龄分布而言,2021年日本国内15~64岁的劳动人口总数下降了58.4万,至7450万,占日本总人口的59.4%;14岁及以下人口占总人口的11.8%,创历史新低;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达28.9%,创历史新高。

就地区而言,在日本的47个都道府县中,仅有冲绳县人口出现增幅,其余均为不同程度的下滑。尤其是首都东京经历了26年来首次人口下滑的局面。东京都政府数据显示,2021年东京的人口估计降至1398万人,比上年同期减少4.8万人。

日本认为,疫情下东京的企业逐渐普及远程办公,因此,员工转移到邻近县市等地的动向日益明显,成为东京人口减少的主要原因。

东京都政府在疫情前5年,也就是2014~2019年的数据显示,东京都内23个区的年均流入人口大约在5万~7万人之间。2020年5月,东京都首次颁布紧急事态宣言,此后便出现了自2013年7月以来的首次流出人口超过流入人口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过度迁徙”。这些流出东京都的人口,主要流向附近的县市,比如?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等。

除了疫情困扰,东京都地区的高房价也成为留住人口的一道“拦路虎”。根据日本不动产经济研究所(REEI)最新公布的资料,2021年东京及其周边地区新建公寓房价创下31年新高,平均单价达6260万日元(约54.9万美元),超过1990年左右创下的6123万日元的纪录。

双重挑战

日媒认为,上述数据体现了当前日本所面临的劳动力骤降与人口老龄化加速的双重挑战,而且双重挑战在疫情影响下正在不断加剧。

二战后,日本曾有过两波“婴儿潮”。第一次婴儿潮出现在1947~1949年。其间,日本每年的出生人数为250万人。第二次婴儿潮出现在1971~1974年,其间每年的出生人数也超过了200万人。之后便不断减少,到2007年时,死亡人数首次超过了出生人数。

如今,日本第二次婴儿潮出生的一代人也基本都已超过50岁,不再属于生育适龄人口,所以从2000年左右开始,日本专家就预计出生人数还将继续呈下降趋势。

在新生儿数量不断减少之际,日本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数量则是在不断增长。日本总务省在去年“敬老节”公布的日本老年人口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日本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640万,较上一个统计周期(2019年9月~2020年9月)增加了22万人。

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日本总人口数的比重达29.1%,较前次统计上升了0.3个百分点。

上述最新出炉的数据令日本成为全球名副其实的“最老”国家。此前,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的年度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日本老年人在人口中的占比分别超过排名第二的意大利(23.6%)和第三的葡萄牙(23.1%)约5个百分点。

对于历届日本政府而言,高龄少子化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正是由于这一问题的日趋严峻,此前日本政府尝试放宽对外籍劳工的限制,试图通过源源不断的外籍劳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日本的劳动力紧缺难题。日本厚生劳动省在疫情前2018年的数据显示,外劳数量在2014~2018年的4年间增长迅速,约为108.4万人,4年内增长了约40万,在一定程度上着实填补了日本各行业劳动力的紧缺。2019年4月,日本进一步放宽外劳入境日本的限制。

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这一情况,日本一度收紧入境限制直接导致外国人入境数量骤降。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3月29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在日外国人数为276.06万人,较上年减少4.4%。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社会劳动力短缺是因为之前的安倍经济学没有起到预期效果。“女性劳动力有没有充分释放?老年人的活力有没有进一步发挥?婴幼儿的出生率有没有提高?‘安倍经济学’在这三方面的鼓励都没有体现。”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而不涉及上述三方面的改革,都只是改善日本劳动力结构的短期行为。”

养老金领取年龄范围调整

在劳动力趋紧的当下,岸田政府已从3月1日起逐步调整入境政策,即放宽了旅游签证以外的新入境申请,同时也放宽了对外国留学生和商务人士等的入境限制。根据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发布的数据,3月入境日本的外国人有4.84万人,比上个月增长了8倍以上。

根据签证种类划分,入境日本最多的是持有留学签证的外国人,约1.48万人;其次是持有技能实习签证的外国人,利来游戏玩场娱乐,约1.16万人。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还从今年4月起调整养老金领取年限,即从现行的60~70岁扩大至60~75岁。以仍在工作且收入达到一定标准以上的老年人为对象的养老金减额制度也被放宽。

当前在日本,养老金领取的年龄原则上为65岁。每推迟1个月,金额每月可增加0.7%。若从75岁开始领取,相比65岁开始则每月增加84%。对于早于65岁就开始领取的人,减额率则从每月0.5%缩小至0.4%。如果从60岁开始领取,与65岁开始相比则减额24%。

陈子雷表示,这些举措都旨在让健康的老年人回归劳动力市场,“延长退休年龄到75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劳动力短缺的困难,但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也不可能继续无限地推迟退休年龄。”

日本生命保险公司(Nippon Life Insurance Co)曾经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64%的受访者表示,基于财务压力,希望退休后能继续工作。其中38.7%的受访者希望维持现有的工作,25.3%的受访者希望能在退休后换一份工作。在退休后继续愿意工作的群体中,40%的受访者希望能在65~69岁间继续工作,11.7%的受访者希望能工作至75岁以后。

下一篇:没有了